上海钧柯实业有限公司舞韵舞蹈地板
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 >> 三位首席舞者的“心愿清单”
详细内容

三位首席舞者的“心愿清单”

为期三年的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对三位舞者来说,就好像一份心愿清单,每完成一个心愿,便打一个勾。旋转翻腾,日复一日,盼有一天全部都达成。

  上海歌剧院舞蹈团的宋洁、上海芭蕾舞团的吴虎生、上海歌舞团的朱洁静,三位青年舞蹈家年纪相仿,都是各自舞团的首席舞者,还同时在2014年底入选了上海市首批“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该计划共有43位音乐、舞蹈、戏曲、文学等各个艺术门类有才华有潜力的青年文艺家入选。在2015-2017年三年的培养期内,三位舞者自主制定了个人发展目标,与各自舞团的培养计划结合,整体提升艺术素养、创排.作品,同时承担社会责任,参与公益演出和普及讲演。

  宋洁:

  和不同艺术家跨界合作

  见到宋洁的时候她正独自一个人在上海歌剧院舞蹈团练功房苦练新节目,和上海民族乐团.琵琶演奏家汤晓风跨界合作的《彝族舞曲》。

  直到今天,许多人提到宋洁,还会想到傣族舞《赞哈》。那是10年前她还在上戏舞蹈学院念书时获得桃李杯银奖的作品,讲述一个傣族姑娘的成长和对爱情的憧憬。如今,宋洁的心愿是可以有新的可以替代《赞哈》的小剧目代表作出炉。

  一部什么样的作品才能成为新的代表作呢?宋洁说,每个舞者都有自己的长处,她希望这个新作品能够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到.。宋洁对自己的角色塑造力和情感张力充满自信,这自信来自于多年来对舞蹈的执着坚守和全情投入。宋洁从小练功就特别能吃苦,好强有韧性。2007年从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毕业的时候,宋洁被李少红导演看上,希望她来出演新版《红楼梦》电视剧中的林黛玉或薛宝钗,但她为了参演自己的.部舞剧《杨贵妃》中的“谢阿美”一角而放弃了成为演员的机会。“任何事情我总是希望能100%投入,人总要有自己的信念,要坚定,获得内心的满足就够了。”如今,舞蹈越来越成为宋洁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所有的悲喜都来自于舞蹈,表现得不好我会难过会自责,表现完美的时候会觉得我的人生太美妙了,在舞台上的一刻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换。舞蹈是我的朋友,是我人生的信仰。”

  这几年宋洁一直没闲着,她先后在 《云水洛神》、《周璇》、《金孔雀》、《牡丹》等原创舞剧中担任主角。2015年,她和汤晓风跨界合作了《霸王别姬》,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暨青年艺术创想周”委约作品,受到评委的一致好评。《霸王别姬》打破了历史故事的线性叙事,由汤晓风信手弹拨无意唤出虞姬的魂魄开始,一场今与古、男与女、自我与本我、时间与空间的对话由此展开。2015年,宋洁还和云南艺术学院以及原生态舞蹈演员岩金合作了实验舞台作品 《云·九章》。《云·九章》 用舞蹈、音乐、装置、绘画等多种艺术元素在舞台上呈现出天地自然间不同的生命状态。2016年,宋洁希望有更多跨界合作的机会,和音乐、书法等不同领域的艺术家碰撞出不同的火花。

  2016年,宋洁还打算去爱丁堡艺术节看看。她明白自己必须多接触文学、戏剧、音乐等其他的艺术形式,打开视野、获取灵感。她还觉得,舞蹈不单单局限于大的剧场,舞蹈应该突破空间的束缚,无处不在。既可以是在一个废弃的厂房,也可以是在一个螺旋的楼梯空间。同时,“一个.的舞者不单单会跳舞就行了,还要会思考。舞蹈需要更深刻的意义、更丰富的回味。”宋洁希望,未来的代表作能表达属于自己的对舞蹈的独特见解。

  吴虎生:

  如何扮演一位王子

  2005年,19岁的吴虎生.次扮演王子。上海芭蕾舞团当时正在排练经典舞剧《天鹅湖》,原定的男主角受了伤,毫无心理准备的吴虎生临危受命,成为了王子齐格弗里德。“我当时就好像是被踹到舞台上的。紧张、焦虑不安。”就是这次饰演王子的经历,成为了吴虎生舞蹈生涯重要的转折点。后来,他接连在《花样年华》《长恨歌》《梁山伯与祝英台》等芭蕾舞剧中饰演主要角色。2015年年底,吴虎生刚刚随上海芭蕾舞团豪华版《天鹅湖》在荷兰布雷达、阿姆斯特丹、格罗宁根、恩斯赫德、鹿特丹等8个城市的主流剧场巡演26场,还和..芭蕾舞团的首席明星合作演出。

  2016年,即将30岁的吴虎生要扮演另一位.的王子了,这次他将在上海芭蕾舞团的原创舞剧 《哈姆雷特》中扮演哈姆雷特,呈现王子复仇记。《哈姆雷特》2月份开始排练,预备4月份首演。一个是古典芭蕾里潇洒温柔的王子,另一个则将是用现代演绎方式呈现的性格复杂的悲剧性王子。这样的跨度,即使是“王子专业户”,也面临着新的挑战。虽然正式排练还没开始,但吴虎生已经开始重读《哈姆雷特》。“读一遍不够,得多读几遍才会有更深入的理解。”

  吴虎生10岁进上海舞蹈学校学芭蕾,17岁就成为上海芭蕾舞团一名职业舞者。如今,即将30岁的吴虎生进入他作为一个舞者的成熟期。“30岁,你的体力还没有衰退,而舞台经验逐渐丰富,同时人生的阅历和积累渐渐成熟起来,对你所演绎的人物有更深入的理解。这些都帮助你自如地去表现角色。你不光要完成动作,还要理解音乐、投入情感、懂得调节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这些年,长期参演原创剧目的经历给了吴虎生很大的帮助。完整地参与一个角色的诞生,把它从无到有地塑造起来,能给演员带来很大的进步。“一切都没有把握,试了10个动作可能就1个可以,但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他喜欢和编导互动,在沟通中得到灵感的相互启发,积累舞台经验。

  除了扮演好王子哈姆雷特,吴虎生的心愿清单上还有好多条目需要一一实现:艺术普及讲座、公益演出、国际合作,一样都不能少。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小虎他们这一代的舞蹈演员比我们那个时候更开放,也面临更多诱惑。但很难得的是,小虎是个谦逊好学的演员,敢于担当、从不退缩。”

  朱洁静:

  和朋友们做一出舞蹈剧场

  2015年,朱洁静化身鹮仙,随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在国内外四处巡演,一年时间演满了100场,新的订单已经排到2017年。2016年,《朱鹮》将进行全面的修改精进,参加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比赛全国决选。在比赛中获得好成绩是朱洁静的心愿。

  除了《朱鹮》,朱洁静的愿望清单里还有一件大事。她希望2016年能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做一出舞蹈剧场,给30岁的自己留下一些什么。目前,朱洁静正在累积素材和编创的过程之中,希望能在2016年12月份于新建成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推出。这一次,她要聚集自己舞蹈圈的朋友们,一起自编自导自演一出舞蹈剧场。“其实这个梦想已经憋了很多年了,正好借助‘青年文艺家计划’的平台。我希望用年轻人的视角和思维,依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去实现这个梦想。如果可能的话,我还希望自己未来能拍一部关于舞蹈的纪录片。”

  到了30岁,朱洁静觉得自己越来越接近舞蹈的本质。“到了30岁,体力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腰腿也没有那么柔软了,但心里却越跳越明白。”朱洁静觉得,对于一个舞蹈演员,能够在心里真正明白自己在跳什么,在呈现何种角色、处于何种地位非常重要。这些年来,朱洁静经历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历练。“身体的伤痛、心理的压力都是刻骨铭心的,让你每天不能像同龄的女孩那样舒服地过日子,这是这份职业的苛刻。然而正是这样的百感交集、百转千回,让舞蹈成为我割舍不掉的情感,让我发自内心地热爱。”

  在2015年年末,朱洁静生了一场病,在家里休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慢下来,吸取不同的养分、自我充实,然后不断思考、获得新的想法。她发现,“周遭的一切都是舞蹈的灵感和来源,都能转化为舞蹈的经验和感悟”。

  朱洁静的心愿清单非常简单,但她特别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她不去想很遥远的未来,只努力把每一天过好、每一堂课上好、每一场演出跳好。每一步都走得踏实稳健,坚定、自信、游刃有余地实现自己的梦想,每一天都感恩知足。“我没想过跳到几岁,当下这一刻.重要。我希望观众看朱洁静的舞蹈,享受到美和快乐,这就够了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1-56673919
- 在线客服
扫一扫 手机访问
技术支持: 上海网站建设 | 管理登录